您的位置 : 首页> > >

时间:2020-02-20 22:46:16  

  “庞先生误会,此乃刘璝一人之言,与我等无关,我等并无此意。”大帐中,短暂的寂静之后,一名武将突然站出来,微笑着来到庞统身边,瞪眼看向两名刘璝的亲卫,厉声喝道:“大胆,还不松开庞先生。”  刘璋也跟着从里面出来,闻言脸色不禁一黑,任谁被以前的手下指着鼻子骂心里面也不会好受,当下皱眉怒道:“叛主之贼,我自问待你不薄,就算政略有误,如今益州已破,你为何还要纠缠不休?”  “不敢,强宾不压主,在下理当位居客席!”庞统虽然入营以来,表现的十分强势,却也清楚此刻自己其实已经因为刘璝的事情惹了一部分人的不满,目的既然已经达到,接下来是该表示诚意的时候,自然不会再一味的强势下去,那就有些蠢了,不过无形之中,依旧不断强调着自己的强势地位。  一杆银枪,万点寒光,所过之处,江东将士无一合之敌。

  刘璝此刻才恍然惊觉,自己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被这个连自己人都不是的庞统排挤出决策层。  不管如何,刘璋确实已经失了臣心,若是以往,就算张任不在,此刻都该有人站出来反驳,然而此刻,面对庞统的询问,竟无一人站在刘璋这边。  “喏!”  随着太史慈一声令下,一名士卒挑着一颗人头出现在江岸边。

  阆中大营,大帐之中,邓贤等人面色古怪的看着一脸沉痛的庞统,张任是刘璋的死忠,听到对方被他们拿下,庞统本该高兴才对,此刻却一脸惋惜的摇头叹息,让众人不禁生出一股错乱感,这丑鬼究竟站哪边?  “什么?都督阵亡了!?”靠近一些的将士听到了那小卒的声音,整个江岸边顿时炸开了。  “那些辎重,就赏给这些人吧。”庞德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有些混乱的西域战士,皱了皱眉道,作为吕布帐下的精锐部队,对于刘备留下来的那些东西,可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,但那些兵器对于西域将士而言,还是很有吸引力的。

  “在下只是负责将消息传出去,以及告诉对方,尔等已经对我生疑,只是在下不明白,将军是何时发现的?”伏德靠在船尾,却没有动,陈到此刻死死地盯着他,根本没有逃生的机会。  但对手对于人命的蔑视却让关羽这等人都感到有些绝望,这些胡人究竟在想什么?  “那些辎重,就赏给这些人吧。”庞德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有些混乱的西域战士,皱了皱眉道,作为吕布帐下的精锐部队,对于刘备留下来的那些东西,可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,但那些兵器对于西域将士而言,还是很有吸引力的。

百站百胜: